赤峰双创服务 > 创业动态 > 创业资讯 > 正文

全球创新指数出炉!来看看中国创新的成绩单

来源:互联网

2020年9月2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在日内瓦发布了2020年全球创新指数(GII)报告对于中国的创新发展给予了高度肯定。2020 年 GII 的主题是“谁为创新出资”,旨在探讨一个关键问题: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后果将如何影响初创企业、风险资本和其他传统的创新融资来源。

报告显示,新冠疫情对全球创新长期积累的增长造成了严重压力,可能对一些创新活动造成阻碍,但是同时也可能助推在其它一些方面的创造力,特别是在卫生、教育、旅游和零售部门

GII对131个经济体创新能力进行排名。其中,中国排名保持第14位,也是多年来唯一的中等收入经济体进入GII前30名的国家。在一些细分指标上,中国表现突出比如在创新质量连续第八年在中等收入经济体中排名第一拥有全球17个顶级科学技术集群,仅次于美国;在新的指标“全球品牌价值”中排名第17位全球前5000个品牌中占408个

9月3日,在2020全球创新指数报告高级别圆桌会议上,世界知识产权总干事高锐以及多名经济学家对于目前全球创新特点以及中国的创新能力现状做出深度解读

创新格局东移

全球创新指数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最具权威性和影响力的指标,是全球经济创新创造的风向标,也是各国经济决策的重要参考。

全球经济体创新能力和创新产出年度排名显示,前十名以高收入国家为主。

报告显示,名列前茅者的排名同比保持稳定,表现最好的经济体仍然几乎全部来自高收入组别。

但随着一批亚洲经济体——特别是中国、印度、菲律宾和越南——逐年在创新排名中取得显著进步,创新核心区域逐渐东移。

2020年GII显示,在过去几年中,中国、印度、菲律宾和越南是GII创新排名进步最大的经济体。这四个经济体现均已跻身前50位。

尽管实现了一定的创新“追赶”,但在国家创新表现方面仍存在地区差距。从地区上看,北美和欧洲领先,其次是东南亚、东亚和大洋洲,然后分别是北非和西亚、拉丁美洲和加勒比、中亚和南亚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

中国确立创新领先者地位

中国的排名在近几年迅速攀升,今年保持在第14名,是GII前30位中唯一的中等收入经济体。

报告显示,中国已经确立了创新领先者的地位,在专利、实用新型、商标、工业品外观设计申请量和创意产品出口等重要指标上名列前茅。

在WIPO知识产权体系中也显示了中国在知识产权这一领域的出色表现。居住在中国的申请人有58990件PCT申请,其中申请最多的是2019年,超过了美国。在商标方面,2019年,中国申请人通过马德里体系提交了全球第三大国际申请——超过6000份,仅次于美国和德国。2018年,中国也是全球商标申请数量最多的国家,近740万件。自2006年以来,中国的商标申请从美国的两倍增长到近12倍。

在生产力增长和创意产品出口等指标中,中国也位居前三。

中国拥有17个全球领先的科技集群,其中,深圳-香港-广州和北京分别位居第二和第四。

在今年的新指标“全球品牌价值”中,中国表现超出预期,排名第17位。它拥有5000个全球顶级品牌中的408个,总价值为1.6万亿美元。在这408个品牌中,有9个跻身全球25个最有价值的品牌之列,包括工商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以及科技巨头华为。

此外,中国也是在发明国际化方面做出最大努力的中等收入经济体:专利占中国创新质量得分的10%,远远高于中等收入经济体的平均值(4%)。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高锐在圆桌会议期间表示,过去几年来,中国的创新成就非常惊人。在坚持创新规划和创新政策实施方面,中国成为世界的榜样,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榜样。

他表示,希望中国继续引领世界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打破世界创新鸿沟的道路,树立榜样。鉴于中国的规模和进步,中国未来将继续在全球创新方面引领并取得真正的影响。

新冠疫情对创新格局产生冲击

2018年,研发支出经过了从2008-2009年金融危机中强劲反弹后,增长了5.2%,明显高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速。风险投资和知识产权的使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平。

从趋势性来看,也能够发现,近年来,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各国扶助创新的决心一直很强;这是一个相对较新且充满希望的创新均衡化趋势,它意味着创新不再仅局限于少数几个位居前列的经济体和集群。

不过在创新正如火如荼地发展之际,新冠疫情对创新格局产生了冲击(见下图)。

新冠疫情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全球经济停摆。多种预期都显示,全球经济增长将在2020年大幅下滑,在这种情况下,研发、风险投资、知识产权和扶助创新的决心会否随之一蹶不振,成为一个新问题。

报告显示,由于创新当前处于企业战略和国家经济增长战略的核心地位,其在未来可能不会如预期的那样出现明显的低迷。

从根本上说,本次大流行并未改变突破性技术和创新依然蕴含巨大潜力这一事实。顶尖公司和研发出资者为了确保未来的竞争力而放弃研发、知识产权和创新显然不是明智之举。例如,信息技术行业的许多顶尖研发公司拥有大量现金储备,向数字化推进将会强化创新。制药和生物技术行业是另一个研发支出大户,由于卫生领域的研发重新受到重视,因此该行业的研发活动很可能会增加。随着发展“清洁能源”重新受到关注,运输等其他关键行业必须加快适应的步伐。此外,新冠疫情可能会对许多传统行业,如旅游业、教育和零售业的发展创新起到催化剂的作用。它也可能激发企业和个人层面工作组织方式的创新,以及本地和全球生产组织/重组方式的创新。

释放上述潜力在现阶段至关重要,需要来自政府的支持、合作模式的运用和私营部门对创新的持续投资。

在本次疫情得到控制后,至关重要的是以反周期的方式为创新提供更广泛的支持——即随着企业创新支出大幅下降,政府要增加其创新支出,以尽可能抵消企业支出缩水所造成的影响,即使这意味着更高的公共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