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双创服务 > 双创社区 > 创业交流 > 正文

三个80后咖啡馆创业的经历

来源:互联网

一起来看看以下这三个80后咖啡馆创业的经历。

许单单于1982年出生在安徽的农村,而马德龙和鲍春华则是同于1984年出生在山东,巧合的是两人的家是紧挨着的两个县城。

许单单和马德龙的家同样有兄妹五人,不过许单单是家里的老大,而马德龙则是家里最小的一个。许单单毕业于北京大学,马德龙毕业于北邮,鲍春华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大家都是新时代的“80后”。

“单单小时候家里很苦,是最受剥削的一个,家里的活都得靠他。”讲起三个人的家庭背景马德龙露出一副追忆似水流年的神态。“不知道三个人怎么就弄到一块去了,只是觉得这事好玩,开咖啡馆原本是每一个女孩的梦想,但男孩也想开。”

许单单、马德龙和鲍春华三个人不同时间都在腾讯工作过,不过后来都离开了去别处发展。腾讯有一个离职员工的网上组织,大家会经常在里面分享一些信息。因为这个原因三个人相识,再加上在同一个不错的公司一起工作过,自然多了一些亲切感。“最初的组委会里有7-8个人,到最后只剩下我们三个人,首先三个人在能力上比较平衡,另外三个人内心有一点小火焰,对这个事情有热情。”鲍春华说道。

3W咖啡馆,咖啡馆创业,80后创业故事

他们成立的这个公司简称叫“3W”,是一个咖啡馆。还在创始期的3W最开始成立了十个人左右组委会的组织,来做具体的筹备事情,但做了三个月后,组委会的人从十个人变成七八个,后来变成五六个,最后剩下三四个人。“大家本来就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和生活,很难全身心地投入到业余的事情中去,这也很正常,但好在还是有人坚持下来了,我们就把3W这个事做起来了。”讲起当初的创业故事,鲍春华回味着。“不是3W选择了我们三个人,而是我们正好是剩下来做事情的三个人。”

3W咖啡馆的产生有偶然也有必然。“也有人问过为什么不开一个酒馆,不开一个茶馆,那是因为在过去的文化里,大家想到咖啡馆会想到沙龙,国外,例如法国有一些作家、文学家、思想家,包括以前欧洲上流社会的一些医生都是通过咖啡馆和沙龙来交流一些思想的。”鲍春华解释道。“这是一个很独到的形式,也恰巧是一个延续,在硅谷也一样,也有很多咖啡馆给很多年轻人和行业的人提供交流场所,很多不经意的碰撞、小的想法都是在咖啡馆产生的,咖啡馆三个字在人心里就是很轻松、很放松,可以交流,谁都可以去的一个场所,它不是一个会所,也不是一个听起来有点老的茶馆,更不是一个饭馆。”

回忆起当初创立3W的日子,马德龙十分有体会。那时的他还是个不经世事的大男孩,可如今已是一个两岁半孩子的爸爸。在妻子怀孕9个月的时候,马德龙决定与许单单、鲍春华一起创业,最早的时候马德龙除了在家陪妻子、上班,每天中午还要开车到处去看场地,“找场地的时候是每天到处跑,北影、五道口、牡丹园、甚至东边都看过,还看过四合院,曾经看中过一个庙,当时差点把庙给租下来,最后觉得北影的一个地方还不错,想去盘那个地方,但在盘之前许单单定下只能在中关村里找,因为这里是互联网公司最聚集的地方,周边所有大公司都在这”。

最初三人创业遇到问题时也常有争吵,团队也磨合了一段时间,但慢慢地协同性越来越强。据马德龙介绍,最初的三个人没有分工,谁闲着就去做事,谁忙就少做一点,谁合适就去找谁。现在慢慢地相对原来分得细了一点,对外的工作主要是鲍春华,要定大方向就是许单单找两个人商量,而做网站线上的事、创业者这块基本是马德龙负责,但相互之间都有交叉,每件事都还比较协同。

“做了老的3W后很多人都知道我们,很多人也很关注我们,但其实很多人并没有想清楚创业咖啡馆在行业中的角色是什么,应该承载什么样的功能,包括如何活下去都没有想得很清楚。媒体报道以后全国各地出现了好几十家咖啡馆,都是想做创业基地的概念,但今年已经有4-5家关门倒闭,里面只有不到10%是盈利的,估计未来1-2年还会有很多的咖啡馆倒闭,这就看出其实大家盲从还是很厉害的,另外开咖啡馆还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我们正好选择了中关村这样一个中国创新心脏,在那个时间点上做这样一件事是恰好的。”鲍春华说道。